Story board

A series of Novels under Dragon-Queen
All Rights Reserved.

2021/July/1st is the Canada Day. As one of Canadians, the author wants to celebrate this special day by releasing some of Gene stories here for Free-Reading & enjoy : Please stay cool & healthy ~Happy Canada Day~

Mike’s Epidemic Diary—(1) 麥克疫情日記

  • Use upper”Google Translate” its original texts into you own language for better understanding.
  • Story available from EP-01 to EP-07.

Written By JCLee – 2020/April/20

Jannason-Lee

冰原組The Secret of Icefield

隨著疫情擴散開來,病毒蔓延到了全世界,所有的科學家也都警戒了起來,他們唯一擔心的最後一塊淨土南極,是否也會因此而淪陷呢?!

    優耐國人民的感染率逐日攀升走勢,比謠言中的發源地抗謬尼國還要嚴重,原本優越感的佛系意識,在面對這樣事不關己的病毒,自信心開始動搖,也震撼優耐國的醫療體系,讓以科學研究醫學著名的專家們深感不安。到底病毒的基因序列,是哪個環節突變,因此造成人體免疫系統失調,無法有效辨識病毒,讓病毒能數度狡猾地躲過白血球這樣滿佈全身的禁衛軍隊,甚至引起多重器官遭受攻擊,在瞬間爆發嚴重,破壞內臟功能殆盡。從感染發炎反應到併發肺炎,前後也不過是一週時間,便一命嗚呼哀哉,病毒如此悍將般地襲來,對所有的醫學科學家們有極大壓力下的挑戰。

    麥克用科學家的研究熱情,帶著想要解救優耐國百姓所賦予的使命,秘密搭乘醫療專機,重新來到了睽違兩年的南極,他和過往合作過的其它國際冰原組員們,也相約在南極雪地會面。在麥克抵達目的地之前,早已聽聞一艘破冰船上的旅客有大批遊客感染,都還沒進入領地,就馬上原船折返。麥克也意識到這病毒非同尋常,因此防毒裝備及醫學研究器材,都以高階設備蒐羅發落齊全,準備來迎接這前所未聞的強勢病毒。

    他不禁想起兩年前所作的筆記,裡面記載著曾在冰原深層所發現的病毒袍子,那次的驚人發現,也損失了一名團隊成員中的斯維登國優秀檢驗醫生。自此以後,那不知名的病毒株種,被原封不動的加倍隔離,並且機密地藏封在南極科研院的寒冰地窖裡,有冷凝器的監督下,也設定感應器來定期追蹤回報,觀察病毒是否已產生活性。顯然地,這兩年並無特殊反應或任何異樣回報。這次麥克專程而來,也是想要將優耐國所攜帶的病毒感染資料,來秘密基地與成員們會商,再冒險一次比對神秘病毒的基因密碼。

    麥克忐忑不安的心,隨著直升飛機的接近陸地,啪啪啪聲被攪動的心亂如麻。他穿著密不透風的防毒衣物,簡直是與登上月球那樣的如履薄冰的感覺,肩上扛著無數人的生命責任,做不好不僅無法全身而退,還可能因此賠上性命。每位參與研究的醫學專家都不敢大意,依萊星球因為暖化因素所造成的影響,從南極融掉一半以上的冰原景色可想而知,人們根本無從得知到底溶出了多少遠古菌種,喚醒了多久沉睡中的病毒。那些毒物,也根本沒有在科學依據的文獻裡出現過,對於這樣看不見的敵人,科學家也擔心起世界末日的來臨,恐怕連人類都可能遭遇像恐龍時代的滅絕。這實在是太可怕了,連科學家們都會因為無知而深感惶恐,該如何做才能撲滅這一發不可收拾、卻又看不見的催命火勢呢?!

    麥克和其它國際伙伴們不眠不休地在研究室裡檢測,不管是撈在空氣中的空飄病毒袍子,或者是在新裸露的冰原表層,他們都希望刮挖樣本資料,進行仔細的醫學病毒基因DNA檢測,以先比對外面可隨手汲取的檢驗報告,最後再來掀開地窖裡的那個機密檔案。沒有料想到,從優耐國嚴重發病患者體液所帶來的病毒基因,竟然和南極的冰原層所蒐證的病毒DNA代碼一模一樣,那…這還有任何意義再去掀開那冰窖裡面沉睡的魔鬼嗎?

    於是,麥克和冰原組的同伴們協議討論後,想要進一步探知這個新型病毒,是否和恐龍滅絕時代有所連結。這個病毒基因,似乎和2億3千萬年前的恐龍有密切關係,尤其是6千6百萬年前的白堊紀末恐龍大滅絕事件,唯一存活至今的活化石,便是鳥形恐龍中存活下來的鳥類,還生生不息地繁衍至今。那個新型病毒,是不是遠古鳥形恐龍羽翼上所遺留下來的病毒生物,讓所有冰原組的成員們陷入前所未有的苦思。看起來,麥克還必須找古生物學家來共同參與這項機密研究,盡快找出禽流感病毒,和遠古時代的鳥形恐龍羽毛化石上所殘留的基因,看是否同一株呢…

—待續— 

Mike’s Epidemic Diary—(2) 麥克疫情日記

鳥形恐龍Paraves

採集了南極冰原的病毒後,麥克心急如焚地回到優耐國的研究室,為的就是要找出前一年在北極所記錄的資料,拿出來做南極和北極的比較。麥克想到拉夏國的科學家曾經發佈一項驚人的報告,那就是沉睡四萬多年的古生物銀線蟲被喚醒了,就算在永久冰凍層之下,解凍後依舊是生命力旺盛地甦醒。看似令人雀躍不已的發現,可以對長生不老的貢獻有進一步提升,然而這樣的研究結果,卻引領著另一個巨大的問題,病毒也會跟著被喚醒吧?!

    麥克不敢再想像下去,科學研究驗證了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,雖然各國科學家們得到了滿足的解答,卻也同時出現很多不該讓人民知道的畏懼真相。小小的病毒瀰漫在各個領土瘋狂插旗,就讓疫情肆無忌憚地擴散開來,這已經讓依萊星球沾染了一層無法解開的黑霧。醫學專家們至今都尚未找出解藥能夠抑制不知名的新型病毒,只能說是能躲即閃,強迫執行社交距離,封城鎖國,完全處在束手無策的階段。麥克翻閱著密密麻麻的筆記手冊,巨型病毒的數據倍數,看了著實令人心驚膽跳。

一個30倍的巨大病毒…有1200個基因…」天啊!那比一般的病毒基因,可得多上了幾百倍呢!麥克想著都頭皮發麻,連日來的緊湊行程,過勞都還無法鬆懈下來,免疫力下降是必然的。拖著疲憊的身軀,在研究室裡有儲備軍用摺疊床,麥克忍不住倒了下去睡上一覺,隨即進入了奇幻夢境…

哇嗚!這是哪裡?!」麥克感覺似乎是跌坐在一個坑洞裡,兩邊漆黑,一眼望去便是圓圓的穴口藍天。麥克想要爬向亮光的洞口一窺究竟,手扶著周邊的石頭爬著爬著,心想這些石頭也太光滑了點,一心一意只想快點爬到洞穴口,就沒有想太多了。

麥尬的!這是什麼鬼地方啊?!」麥克頭上帥氣的捲毛被強烈寒風吹得紛亂,眼前這一切實在難以言喻,頭皮瞬間結凍起來,冷冽的寒氣直竄心中。

這是侏羅紀的世界吧……哇這……」麥克跪趴在雪山岩石洞口,往下俯瞰整個大冰原,看見了好多種類的恐龍在奔馳,大大小小的身影不斷地從雪山夾縫中冒了出來,就算如此遙遠的距離,恐龍的龐大身軀還能被分辨清晰。

大家……這…可是在逃命?!!」麥克眼尾餘光,瞥見了幾道火光,像彗星撞上純樸又自然的依萊星球,美麗即將被摧毀殆盡,任誰看了都很不捨。

    隕石撞擊力道之大,連高山主峰都因強烈震動而雪崩,灰燼噴灑而出的紅色星光點點,滾熱地飛瀉烙印在逃難的恐龍身上,隨即被灑鹽般的雪堆給沖洗活埋了!麥克為此感到驚訝不已,還來不及反應過來,天空就飛來幾隻鳥形恐龍,越來越靠近麥克眼前,恐龍展翅的羽翼後突然一陣強烈光暈,轟的一聲巨響罩住了洞穴口,把麥克給嚇醒了!

…這太震撼了…不過…該不會是在北極吧?!」麥克滿身大汗,在栩栩如生的夢境裡驚醒,還不忘科學研辦的精神,理性直覺告訴他,要再去北極查查自己到底錯失了什麼。

    為了一個莫名新型病毒,被懷疑是扯上了鳥形恐龍,這套理論怎麼說都很難說服他自己,更何況是全球的億萬眾口呢!還沒有得到任何證實之前,麥克也不敢妄下言論,唯有透過科學醫學上的研究來確認清楚,麥克只想和幾位同事科學家們機密的研討,再會商幾位血液基因遺傳學教授,也請教考古生物學家,想發起共同參與這項救贖人類的公益工作。麥克透過母校斯坦摩大學考古學系的崔波教授引薦,認識了一位極為低調卻資深的考古博士明德爾老先生。在第一次的拜訪,老博士就給了麥克一個重要的提醒…

在遠古時代,依萊星球上的陸地大多是相連接的,海域範圍並沒有現在地圖所顯示的那麼多、那麼廣。南極和北極雖是極冷之地,卻也是恐龍大遷徙的主要橋樑呢!」明德爾博士在小木屋前的陽台,坐在搖椅上回憶著他曾經熱愛的考古生涯。

恐龍化石遍佈全球,光是鄰近北極的肯那國和優耐國,就有數不盡的沉積岩夾雜著恐龍化石…」麥克憶起年少時恐龍博物館的參訪記憶。

沒錯!南極和北極就像冷凍庫一樣,完美地保存了重要資源。在大爆發時期,瞬間的冷凍,也保持遠古生命的活性,只是按下了暫停動作。」明德爾博士自信地看著麥克,好像完全理解麥克此番前來的目的。

您知道這次疫情大流行…醫學科學家們也找不出任何解藥,我才從南極回來不久,雖然採集的樣本比對是相同病毒基因,可是,總感覺事情沒那麼簡單…」麥克對南極之行感到疑惑,事情有那麼容易就找到病毒發源地嗎?!

你的質疑是對的!科學家精神是靠不斷的辯證關係,才有機會獲得真相,考古也是一樣。雖然說南極也有古老病毒被封存,但和北極永凍層所封存的肯定也是有不同毒株。必須異地採集印證,才能讓事情更明朗化。」考古博士表示認同麥克的想法。

文明的進步,加速大自然氣候的暖化,也讓這美麗的星球逐漸付出代價。從過去到現在,考古遺址並未受到廣泛關注,總以為那是搞資源回收、不問世事的興趣,殊不知這也是在診察依萊星球塵封已久的病歷資料,想要找出它的存在意義非凡…唉…」博士又感嘆地說,對於今日的浩劫,感慨也許是早已注定的。

我們在醫學上的研究,只是一股腦地鑽研病毒基因,也沒有料想到會牽扯上遠古病毒復活的可能性…全球各地都有暖化現象發生,是不是也會間接釋放出不知名的古老病毒。傳說甚囂塵上,到處鬧得沸沸揚揚,醫學科學有限,也只能再求教古生物學者,多參考訊息,這就是我前來拜訪的目的。懇求博士能指點迷津…」麥克很誠懇的請益。

那就不要捨近求遠,改去北極探討,應該會有不同角度的看法,或許能查出優耐國感染率如此迅速的原因吧!恐龍化石都出土那麼久了,古老病毒就不會蟄伏人體許久嗎?」老博士似乎了然於胸,卻不再沉迷於考古,對於優耐國的疫情發展如此迅速,也自認逃不掉的因果定律,還是讓醫學界的學者去進一步探討吧。是時候該讓醫護人員受到國際的重視,老博士也希望優耐國能多學著肯那國的醫療制度,好好地為子民重整一番。

    麥克似乎有了更明確的想法,急忙謝過考古博士,便驅車返回研究實驗室了。麥克和幾位醫學科學家們討論過後,也透過視訊和其它國家的科學家研討出共識,大家分工在全球各地,各自採集遠古病毒DNA,希望來一次跨國合作的基因比對,找出病毒突變熱點的序列編碼,想要抓住它來進行基因複製鎖鏈的破壞。麥克又開始打包行李,準備上路前往北極,一個比南極更加危險的地方……整理衣物時,麥克停頓了一下,心中想到家裡還在等待的妻小,尤其是兩個正值可愛的稚子。忍不住拿起手機,嘟嚕嘟嚕聲響起,小男孩的急切應答,劃破了實驗室裡的寂靜…

爹地~~~你在做什麼﹖為什麼都不回家﹖學校都不上課了,連公園都不能去,在家好無聊啊!」大兒子維恩在視訊裡抱怨著,旁邊還看到忙於洗碗的妻子莎莉的美臀背影,和玩鬧不休的小兒子貝爾。

爹地在研究恐龍啊!等一下教你們,好不好?」麥克心中湧起一陣心酸,一定要趕緊研究出個辦法來,不然連家庭生活都會先被摧毀了。

—待續—

Mike’s Epidemic Diary—(3) 麥克疫情日記

 《DNA遺傳基因

麥克想家人的心情,就像那些無辜的觀光客,無端地被捲入觀察隔離的名單當中,連家庭生活與工作都被按下暫停鍵,換成是古老毒物甦醒過來,人類卻得被迫封藏在家或亡命冷凍。透過網路視訊,麥克還能與妻小一解相思之苦,對於兩個小孩的迷惑不解,麥克仍想盡力做到最好的引導模式,滿足兩個小兒子對父親有英雄般的期待。

這就是爹地現在在查的東西…」麥克把手機架設好,以一個麥博士角色來直播,當起兩個兒子的動畫大玩偶,在白板前畫大大小小的圈圈,比手畫腳的演譯畫中細胞的意義。

這就是我們身上的細胞…長得很像一顆大球。」麥克邊畫邊說明。

為什麼有一個天使與一個惡魔?」大兒子維恩對著手機提出疑問。

因為裡面住一個善良的房東好菌,還有一個不太愛講話的房客壞菌啊!」麥克刻意擠眉弄眼表情猙獰一下。

為什麼他不講話?」維恩不解,似乎頭上也跟著冒了問號。

房客是來借地方住的,因為好菌的家裏有氧氣,壞菌房客很需要氧氣才能存活的。

喔…它自己沒有房子嗎?

沒有喔!是身體外面跑進來的細菌,所以你和弟弟有沒有乖乖洗手﹖壞菌太多若是找到機會跑進去身體裡面搶房子住,就會慢慢生病的。

有…我每天都有洗手!」維恩是忠實的小觀眾,貝爾還在維恩背後東奔西跑,看了就好想笑,解了麥克一身的疲勞。

維恩有爹地和媽咪的遺傳,所以外表有點像父親的金髮,和母親的棕黑髮,混合以後變成咖啡色的頭髮了。你發現到了嗎?」維恩俯身向手機鏡頭看看自己,右手指拉起矗立的髮尾,仔細地看又喊著要媽咪確認顏色。

真的有耶…」維恩說。

房東細菌就是mtDNA代表,它來自於母親的世代相傳可以看到祖先哪裡來的,所以爹地要找恐龍翅膀上的DNA穿甚麼顏色的衣服,和公園的鳥身上的衣服,看是不是一樣的!

恐龍跟鳥??祖先??」維恩仰望疑惑著。

因為鳥的媽咪的媽媽的好幾代麻麻都叫做祖先,有翅膀的鳥形恐龍也是鳥的祖先啊!」麥克耐性地解說。

喔…

這樣懂了嗎?

嗯嗯…

    麥克覺得粒線體DNA和基因遺傳學實在是很細膩的血液工程,肉眼也看不見,一時之間也沒有辦法說得很完整,一些專科醫生都一知半解,更別提一般老百姓了。這只是最簡單的方法,讓孩子了解現在的工作,也只是一個基本概念罷了。若是談可怕的流行病毒,只會讓孩子更害怕而降低免疫力而已。現在都還沒找到抗體的這種局勢之下,只能提一些正面的事情,至少小孩知道父親是在實驗室忙於救人的醫療工作。

維恩乖,睡覺時間到了!帶弟弟先去房間床上…」莎莉拍拍屁股、催促著兩個頑皮小子,拿著手機鏡頭跟隨進入小孩房,莎莉讓麥克全程看著也放寬了心。

你還好嗎?」莎莉獨自走回客廳坐在沙發,對著鏡頭安慰麥克。

我還好…辛苦妳了!」麥克深情地看著鏡頭裡的妻子,一切盡在不言中。

這疫情似乎短期間還無法熄滅,感染的人實在太多了,蔓延速度又很快。」沒有麥克在身邊,莎莉顯得有些焦慮。

嗯…最近幾天妳那邊有甚麼問題嗎?」麥克關心的問。

學校停課了,維恩在家裡學著視訊上課,老師們也都被迫要適應3C設備,頭三天校方為了採購器材手忙腳亂的,現在終於上軌道了。」莎莉嘆了一口氣,做家長也確實跟著一團累。

妳呢?裝潢設計的工作還能繼續嗎?」麥克還是比照一貫的家庭生活,睡前總是和老婆談談分享一天在外發生的事。

在家裡工作處理設計沒甚麼大問題,只是客人房屋的工程進度勢必要延遲了,物資都不照行程供應,公司也有意暫時停頓。」莎莉撥撥額頭上的散髮,不想這樣短暫視訊,還留給麥克無法抹滅的黃臉婆視覺印象。

嗯…這邊醫療級檢驗物資提供也是問題,也沒那麼快能馬上去北極…」麥克也多少猜得到,計畫往往趕不上變化,要趁機打發時間。

真希望這疫情快點過去,小孩在家都快悶壞了!」莎莉攤躺在沙發上,還不忘拉拉熱褲性感的繼續與麥克對話。

唉…對了!強納森還在佛摩國嗎?」麥克問起莎莉的弟弟,過去也是他母校的學弟,託強納森的福才能娶到莎莉,成就一件異國聯姻的美事。

是啊!好在佛摩國防疫做得比較好,現在他和父母在那兒也比較安全。

強納森還要去醫院上班嗎?」麥克好奇問,聽說佛摩國的感染率人數很低。

檢驗科的暫時關閉,他有自己私人合夥的檢驗室,還能夠繼續處理部分工作。

我有一些免疫基因問題想請教他,晚點再和他通話。」麥克拿起一杯咖啡杯,試圖強打精神繼續對話。

前天在丹比街的社區鄰居,當社工薇娜的姐姐才剛過世,聽說是染上那不知名的病毒,才七天就走了。全身發炎痠痛,發燒頭痛,咳嗽嘔痰,主要還是呼吸比較困難…和過去流行性感冒也沒甚麼多大差異,沒想到生命這麼脆弱,併發肺炎很快就…」莎莉面露悲戚,看不到的敵人似乎危機四伏,隨時都有可能失去親人。

昨天去超市採買食材,兩個懷特族的人跟在我後面,在我背後吐口水…沒衛生髒死了!不知道唾液就是傳染液嗎?!還叫我滾出優耐國…啊~氣死我了…」莎莉突然揚起手,捶了沙發椅靠碰一聲。

嘖…怎麼那樣!妳要小心一點,可能一時衝動的無知行為,現在這時機對耶蘿族較不利。有必要的話,還是叫我弟弟馬丁代勞,做房屋仲介習慣在外面跑腿,讓他順路採買食物…」麥克也莫名擔心起來。這疫情爆發口角衝突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,多國多族爭相報導也產生網路口水戰,連現實生活中的點點滴滴都如火如荼地同步上演。麥克沒有在妻子身邊保護著,肯定會被誤認是來自抗繆尼國的子民,受盡委屈和辱罵。

疫情燒出了人性險惡的一面…真悲哀…」莎莉無奈地說。

我愛妳…」麥克也不知道該如何再安慰妻子,只能以愛支持加油打氣。莎莉反應過來,也緩和了一時的情緒,微笑地對著鏡頭拋吻,讓麥克會心一笑。

    都什麼年代了,還有時間種族歧視?依萊星球正在受嚴苛的大考驗,人命如螻蟻,救人要緊,哪有閒言閒語的力氣浪費在謾罵吵架上,一點幫助都沒有。麥克為此也感到十分羞愧,優耐國一向是位居全球榜首的領導者,身為優耐國的一名優秀子民,都無法想像這樣泱泱大國的風範,竟然如此不堪一擊。想到敵人還是個神隱者,千變萬化的病毒,比優耐國更優越的突變者。全球的運轉,卻為它而完全暫停……

—待續—

Mike’s Epidemic Diary—(4) 麥克疫情日記

基因檢測Genetic Testing

強納森是麥克在大學研究所的學弟,也是莎莉的親弟弟,對於擁有麥克這樣優秀的姊夫人選,強納森曾經多次出賣自己的姊姊,協助學長麥克追求冰山美人,促成跨國異鄉緣的一樁心願。說白了,強納森就是自私地想要圖個便利,有個研究室在優耐國,讓他每年暑假期間也能渡假兼充電。畢竟,學醫的人總希望醫術能夠精進,臨床經驗越多就越能夠對症治療,成為一個名醫也是白色巨塔暗中較勁的主軸。優耐國便是強納森的副修場地,目前把主力放在佛摩國,一個混血最為繁雜的國家,也是全球基因最為複雜的練習場。

原本莎莉以為,自己會走向單身貴族的生活,大學畢業後,就好好地在肯那國安居樂業。怎知強納森的一次硬性邀約,莎莉到訪優耐國的尼歐城後,姊弟在第三國會面,莎莉就與前來與會的麥克一見鍾情,天雷勾動地火的情感,一發不可收拾。其中包含一個重要的媒合因素,就是強納森事前先做了家族溯源基因檢測,才為注重優生學觀念的姊姊,找到了合適的歸宿。對於這樣的醫學科學實驗,強納森也證明了一件事,從基因也能迅速比對出另一半的優先人選,尤其是他老姊的人格特質,女人堆中亦堪稱為奇葩:

1. 智商高又高學歷,眼睛長在頭頂上方的,自然不好找到另一半。

2.太清楚自己想要什麼目標,所以也不想浪費時間在媒合或磨合另一半。

3.太過理性,所以不太可能感情用事,或者浪漫情懷總是詩的過非現實生活。若要去迎合另一半的心思,有如掐住了她的脖子難以呼吸。

4.獨立自主的大女人,一人也能過得愜意又快樂,根本不太可能為自己找另一半,來製造人生中的大麻煩。

    強納森與麥克也因為拿自己的基因做實驗研究,才順勢而為替他們自己找女朋友的藉口,努力在朋友圈內做媒合。沒料到,第一個實驗配對聯誼,竟然是莎莉雀屏中選。讓強納森對基因檢測,感到前所未有的極大興趣。

姊夫怎麼有空找我?這個時候不就是你最忙時刻?!吃錯藥啦你!」疫情延燒優耐國,佛摩國也沒閒著,幾乎國人自優耐國觀光返回,總有兩三個染疫帶回來了確診的案例,強納森苦中作樂的說。

哎……疫情爆發全世界,這時大家都應該宅在家裡吧!你不在大醫院還有空接視訊電話,我還感到意外呢!最近好嗎?」麥克哈啦幾句,很想要快點切入正題。

還不是老樣子……不過醫院有點擔心,讓我先休息在家裏。」強納森脫掉白色衣袍,順便抽空休息一下。

    醫院內部高層暗中表示,讓強納森藉機休息在家,坦白地說,除了強納森有慢性疾病的高危險因子,再來就是希望他能機密的為醫護人員繼續健康把關。現在不止醫院的醫護同仁們都在擔心,連家屬也因此而擔憂,深怕一不小心就會在醫療院所感染上患者的病毒,變成無症狀傳播者。新型莫名病毒的傳染力,就連過敏免疫科的專業醫師都聞風喪膽,能夠防治準備的西藥也都備妥了。有時候也很難判斷,患者到底是單純體質過敏現象,還是真的有染上卻毫不知情。

這次篩檢的對象,只針對發燒才有的檢疫措施。可是,同樣有染上了病毒的一批人,不但沒有症狀出現,還完全沒有發燒,倒是成了強力散播者,變成防疫的破口。」麥克擔憂地說出優耐國的現況。

嗯嗯…這可能是那批人的免疫辨識系統強大的因素,能夠有效提升自己本身的防疫機制,有了共生模式在體內運作。而且也算健康體的優秀底子條件,才能維持住各器官功能正常,讓病毒還找不到機會攻擊缺口。」強納森專業的回應。

哦?這你倒是說說看…」麥克想要了解強納森何以如此認為。

其實和慢性病毒感染了差不多原理…就是沒有解藥,還研發不出疫苗。就算有了抗體疫苗注射後,也難保它是否會隨時失效。有些人的體質就是製造不出抗體,但先天不足之處,後天有餘的自然配有強大免疫系統,辨識能力超敏感,能夠輕易透過血液中的流通,覺察出病毒的存在。說這些人擁有強大的白血球軍隊也不為過。只不過…平時沒事都在攻擊自身…」強納森一臉無奈。

哦哦!越說越有趣了……這是你過去從慢性血管發炎反應過來的經驗嗎?」麥克好奇地問。

也算是吧!長期慢性發炎現象,過往經驗看似疾病,可是多年下來的反複檢測也查不出個所以然。然而,最惡毒地母株細菌並沒有完全消滅,就算是實施干擾素藥力抑制作用,達到大批殺菌效果,大魔頭也許隱身在體內某處休養生息,躲過軍隊糾察,才有暫時息戰的可能性。母株病毒一日不除,難保它不會再出現,年紀越大體力越差,一旦辨識系統這支軍隊老弱殘兵之日,母株找到反攻的機會也不無可能…」強納森為此也深感困擾,他自己投注那麼久的心力,對自己體內毒素也束手無策。

聽起來……似乎只有擒王誅殺,把最毒母株消滅掉,才有可能終結這一切…」麥克心中又有了另一扇窗被打開了的感覺。

確實是如此…聽說姊夫去了南極查訪,還想到北極去驗證?」強納森關心說。

嗯……各國各族人民的染疫人數反應不一,為何優耐國特別多又感染快速蔓延開來,這實在是無法理解。倘若是因為族人血脈基因突變的不同,那優耐國的人民是哪個健康缺口又被病毒利用了呢?北極是最接近的地域,或許能查出真相來……」麥克思緒陷入膠著。

或許吧!現在大家只能先維持住,盡力控制疫情的範圍內監守了,醫界也跨國合作研發新疫苗,但這些都需要長期抗戰的時間。」強納森還是對佛摩國的醫療團隊感到有信心,在族人有複雜血緣關係下,也最能確知感染病毒後多種反應的臨床研究。

你這暑假恐怕也來不成優耐國吧?」麥克多希望強納森能來加入他的檢疫工作團隊。

嗯…暫時不能…但會看著辦吧!光是現在看朋友搭飛機時穿全副武裝的防塵罩,也不能吃東西和上廁所,怕機艙內的毒物肆虐,太矛盾痛苦不堪了!

說的也是…」麥克也想起南極的經驗,比阿姆斯壯登陸月球漫步其中的衣著裝備都還要諷刺。

    透過網路的聯繫,從學弟的健康體經驗分享,討論中刺激得知靈感,優耐國的族人大部分是否有特殊的體質缺口?是普遍基因有的反應性關節炎有關嗎?它攻擊的目標器官,不就常是肺部功能和眼膜嗎?掛斷手機連結,麥克又攤坐在軍用床上,腦海浮現出來的,是不斷冒泡的問號,令人不禁想抽乾腦海,瞧瞧隱藏海平面下的藏鏡毒母株……

—待續—

Mike’s Epidemic Diary—(5) 麥克疫情日記

歷險記Adventures

  研究室裡一片昏暗,花盡了口舌之力與親友視訊後,麥克又一陣疲累不堪地昏睡在軍椅床上。或許是防毒醫用物資的延宕,白天對北極日有所思,自然夜有所夢吧!這回麥克的夢境,延續著上回的驚嚇場景…

啊啊啊!!」麥克右臂彎曲護著雙眼,驚悚的火花亮光,因鳥形恐龍的遮蔽,洞穴頓時變得更黑暗。回想那瞬間,眼睜睜地看著振翅慌亂又吐火的鳥形恐龍,似乎急速地想竄入穴口而化為黑羽石,洞穴口卻嚴密地被封住了。恐龍呲牙咧嘴向麥克逼近,距離只差一釐米,鳥獸的最後一口氣,在麥克鼻尖前熱極生煙。麥克額頭上的汗珠此時滴下,在洞穴內幾乎寂靜到都能聽到汗滴的聲音,也澆熄了那一丁點飛濺中的餘燼。

哇…啊……麥尬的~」雖然還釐不清這熱熔的怪獸長相究竟為何,但牠倒是犧牲了自己,救了麥克一命。這實在是太真實感了,麥克都無法確知是不是在做夢。他摸黑觸碰洞穴岩壁下的碎石,試著敲擊看看能否K出火花,可是卻一直都沒有反應。

怎麼辦…漆黑一片,在這坐著等死嗎?!」麥克像個盲人在黑暗中摸索,耳力反而變得更加靈敏,片刻的寧靜,連呼吸心跳聲都能聽到律動似的。此時,麥克開始聽到嗶嗶啵啵的聲音,聲響由少變多,聽起來好像是蛋殼龜裂的聲音。

不會吧?!」麥克心裡為之一震,早些時候兩旁摸的光滑岩石,該不會是恐龍蛋吧?!才剛說完這句話,隱隱約約背後閃出亮光,熱熔化石上折射的光影,影像突顯實在懾人,甚至不太敢回頭再望。

嘰嘰…嘰嘰…」鳥形恐龍一隻隻蹦出殼來,嘴巴還能吐些零星火苗,把麥克當成媽媽一樣慢慢靠近。

哎呀呀…………」麥克被觸及的身軀,肌膚泛起了一陣雞皮疙瘩,低頭看了一下,小恐龍還吐了一口氣火舌回應。

我的媽啊!!!這是在演侏儸紀公園第幾集啊……太恐怖了…該不會是肚子餓了,把我當成獵物了吧?!」麥克不知該如何是好。連續看到幾發零星火苗冒出,大概就知道是有幾隻恐龍誕生了。黑暗之中的微亮光影,麥克多少還能看到洞穴內的情形。

再深入一點,看有沒有出路…我…哇啊咔!」麥克想摸黑閃過這群小恐龍,往洞裡探究去看看,哪知一陣地震般的左右晃動,麥克跌入穴眼坑洞。

哎喲!好痛…」麥克差點扭傷腳踝,低頭撫摸著,拼命搓揉痛點。不淺的坑洞,只能讓麥克露出一個頭,瞬間閃爍的光線投射過來,麥克下意識地蹲低閃躲。

石化黑骸的鳥形恐龍,被外力數度撞擊、壓進又拖了出去,幾番折騰製造出喀啦喀啦地聲響,微弱光線逐漸轉成一束強光照射進來,麥克視線都還來不及適應,那個火紅的黑影怪物一下子就飛走了。

欸……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?!」麥克對於剛剛的鳥獸怪物有所警戒,無法確知會不會再飛來突襲。看看岩壁旁還有未孵化的恐龍蛋,麥克窮極無聊地算了一下,還有兩顆尚未破殼。

那怪物該不會是來叼蛋換巢吧?!」麥克奮力向上爬出坑洞,想要往洞穴口再去一探究竟。回想之前的大爆炸聲,都沒能目睹實況,幾道火光閃過,就被黑熔鳥形恐龍給塞住洞口,好似陷入宇宙黑洞之中。等再走到洞穴口時,白色雪崩早已掩埋先前奔逃情景的恐龍,而且穴口外形成U型峭壁,冰凍又厚實的透光藍影滑溜溜的,似乎也很難輕易地離開這裡。

怎麼比之前更嚴寒,那陣爆發火花四射,也敵不過萬年冰河一次的覆蓋率…我…」麥克才感嘆幾句,又遠遠望去,驚見熟悉的振翅怪獸。

啊!真是的…怎麼這麼快又飛來了…」麥克眼尖警覺地發現,馬上想都不想地轉身往內跑,一個踉蹌地摔在蛋殼旁,連忙爬進破殼碎片當遮掩。

哎呦喂啊…」麥克冷汗直冒,不敢吭聲,連呼吸都自動屏息中止,緊眯雙眼偷看著鳥形恐龍嘴叼蛋殼撥弄著。

考古的直覺感受告訴麥克,那鳥形恐龍肯定是來叼蛋的!可是,事實並非如此,這回被叼走的卻是三隻小恐龍,巨大的鳥獸又再次振翅飛走,剩下零星兩隻在穴口凝望飛遠的身影。

該不會是在撤退吧?!到底飛去哪裡呢?」麥克也開始意識到事態嚴重,萬一錯失良機,豈不是要做山頂洞人了!麥克機警地準備碰運氣,至少待會兒也要想辦法跟著飛走。

    麥克在洞穴裡來回地撿屍,拔掉肉塊接連翅膀的羽毛,能夠插的或塞在身上口袋的,都盡量偽裝成一隻幼鳥,頭戴半顆蛋殼、蜷縮成一團的等待時機。很幸運的是,大兒子遺留在實驗室的螢光溜溜球,適時地成了救命繩。那條堅韌無比的鋼索,本來是大兒子玩耍時,刻意製造嗡嗡的聲響做音效用的,麥克思念之情恰巧隨身帶著。在鳥形恐龍再度返巢時,麥克也將命懸在那條心繫的愛,跟著兩隻幼龍拉綁在一起,安全飛離了雪山穴眼,在大鳥的庇護下一路高空飛行。

哇~吼……這真是很刺激的歷險…」麥嘴巴喃喃低語,高空中被嚴凜的寒風吹過,蛋殼咻一聲飛走,整顆頭的髮型就像蜘蛛人電影裡的綠惡魔。驚嚇過度的眼神不說,一身誇張的羽毛裹得像珍奇異獸,大概連鳥形恐龍也認不出差異吧。

咦……這不是優耐國的北邊國土嗎?」過去暑假麥克時常帶著妻小,開RV露營車去原始森林渡假,對北方邊境地區的山林頗為熟悉,望著這一幕幕的杉林場景,他有預感來到熟絡的舊地。

北邊一向有恐龍化石的出土記錄,現在鳥形恐龍又飛往這個方向,那是不是代表著:『禽流感病毒株,也跟牠有關?!』那其它區域的鳥形恐龍,又往哪裡飛了呢?這跟大爆炸所沾染灰塵是不是也有關?難道真的是外星隕石撞擊所帶進來的異形病毒?

  或許是高空中俯瞰整個大自然的異想天開,麥克的腦海被削出一絲絲顯而易見的關聯性,點線面地勾勒出病毒問題。在即將降落進入茂密森林中,麥克緊張地搜尋著跳點,看到接近地面的一個湖泊,賭命地往下一跳…咚一聲的隱沒在深藍寶石裡,奧林匹克的跳水比賽項目,大概都沒他這回像針插入的平靜無波。

痾~啊!」麥克就這麼順勢跌落軍椅床下,睡夢中完全驚醒…

—待續—

Mike’s Epidemic Diary—(6) 麥克疫情日記

母毒株Virus Mother Strain

又回到現實世界的麥克,趕緊從地上爬起來,像是找到恢復記憶的捷徑線索,雀躍地奔往資料庫翻閱檔案。麥克迅速的拉開鐵櫃,把在南極的病毒株研究報告抽出來,迫不及待地重新仔細檢索一遍內容,再回頭摸索一下電腦,點擊陸續即時傳遞的電子報告,麥克才警戒到病毒株因天、地、人而異。

原來……病毒株進入人體後,有突變成新型…每個人的基因不同,所以突變後的新病毒株再傳染他人後,又再一次突變種。」麥克開始擔心這樣的驚人發現,狡猾而生命力旺盛的病毒株,一直透過人類的口沫橫飛,有了無限量的傳宗接代辦法,使得大家措手不及,也讓醫界面臨極大的解毒挑戰。

假設麥克的想法是無誤的大流行趨勢,那種族群體的基因差異,也會影響研發藥物治療的投遞準確率。第一波的感染人潮,或許能夠直接透過篩檢、投藥抑制細胞繼續大量分裂而療癒,產生抗體或許可能。但是第二波人傳人的途徑,恐怕要再研發進階藥物,來嘗試第一階段殺毒,再加上第二階段的治癒。然而,病毒感染侵襲這段期間,最好肺部器官能承受得住,壽命時間也顯得格外壓縮與緊迫。萬一人種基因組因地域而差別過大,感染源有了丕變的新型毒株,那恐怕藥效不彰,研發藥物拖長時間,也提高了死亡率。倘若治好病症,日後又再復發機率,那表示第一波用藥已經不夠殺毒力道,新突變病毒基因恐怕也已形成了第三代或第四代,甚至第N代都無法預知。

這真是棘手難題……」麥克意識到這一點,再也不單單只是科學家們就能夠阻止發生的第一道防線。

原始病毒株早已散佈在依萊星球各地,人類的交通便捷與口沫恣意妄為,病毒遍地開花,都不曉得已突變到第幾代了。現在除了收集病毒感染者的基因細胞,進行各國分類株種外,有產生抗體的患者,甚至健康者也要加緊腳步進行基因群分類。複雜的基因突變工程,也讓解毒株的步驟增生不少,這需要各國的醫學專家們聯手合作,跨國配合醫藥相關的研究分享。想到要這樣無私奉獻心力的付出,對人類是多大的挑戰啊!雖說疫情燒出了人性醜陋不堪的一面,卻也延燒出人性偉大而博愛的作為,這是多麼不容易的一件大事和代價呢!

佛摩國的境外感染病例,經歷毫不懈怠的嚴格把關與守護,三個月內終於將境內的疫情控制了。原本就在國際醫學研究領域佔有一席之地,無奈國家太小又有敏感的種族地位,聲量也相對地微不足道。可喜的是,佛摩國有強大的經濟體系,脈絡分佈在依萊星球各地角落,經年累月下來的默默耕耘,雖然不知道何時才能收成,但是在這波疫情大流行的打擊之下,卻有異軍突起的契機。

由於佛摩國境內空氣品質先天不足,烏煙瘴氣易聚而不易散去,肺部疾病變成常態性的醫療主題,而口罩這門生意,自然也發展的頗為豐富多元。在堅信口罩能及時遏止口沫傳染,全民參與共同把持健康,也控制住了疫情擴散,這樣的成效顯著,影響了各國政府的關注與焦點,也紛紛表示想向佛摩國請教及謀求協助。

曾經各國種族上的民風文化差異性,樂天派的人民是不屑於使用口罩的,因為那是有症狀的人的病號識別代表,從不認為口罩也能直接抵禦外菌。這樣要命的普遍概念,也讓死亡率的攀升走勢達到巔峰狀態,紛紛效仿起佛摩國的口罩之舉,甚至重金想要促成這樁交易來減緩疫情擴大。佛摩國的聲量也開始搭起順風飛機無限創意,藉著口罩這樣低成本的產品,啟動了全球善緣大放送的廣告效應。口罩外交活動適時推出,各國的人民才逐漸發現佛摩國小而美的存在,優耐國更是注意到了生意小盟國的重要性,在聲量極高的公開場合,給予佛摩國肯定的評價。馬克頓時也慶幸娶了莎莉這樣的美嬌娘,還附帶一個醫學研究的夥伴學弟,對日後科學醫學也頗有助益。

仰仗一陣流行的朔源基因,來追究人類遷徙的途徑,恰巧佛摩國混血有出現全球兩大體系的祖先來源,基因突變組也更加複雜化,臨床醫學上也自然多了許多值得參考的成就,這或許是別國人民所沒有的特殊之處。麥克也從學弟提供的即時資訊,有了更深層的考量因子,這可能是其他科學家們所沒有的特權待遇。

…強納森…睡了嗎?現在有空嗎?」麥克透過手機軟體語音留言,怕打擾了即將晚餐的學弟。

唉…姊夫…你來的真不是時候!」強納森多想此時此刻,眼眶能夠完全沉浸在美人窩裡,褲袋裡該死的手機卻在這時響起,把強納森的理智神經線,連續震動攪亂回到現實世界中,春夢瞬間仙逝。

    疫情延燒的關係,把風流瀟灑的強納森完全禁錮在檢驗室裡,醫學型男變大叔,只能透過視訊來和美眉們談談戀愛,舒壓一下連日以來不眠不休的辛勞。麥克是事業有成、已婚多子的男士,早已無法體會強納森的單身貴族,到底是如何狙殺精蟲衝腦的上演活動。

啊…哈哈…抱歉抱歉…一時之間忘記你還是單身狗!不過,檢驗醫學就累得半死不活了,你哪兒來的過剩精力?」麥克邊笑、邊揶揄地說道。

嘖…學長…請講重點吧!精蟲早被你殺光了…」強納森一陣鐵青的臉,只留下額頭上的三條黑線,作為對姊夫精準掌握破壞時機的最高敬意。

麥克在電腦螢幕上連線,和強納森討論起最新的體悟發現,期望透過免疫細胞的了解,能夠醫學科學同步進行交流,盡快為優耐國逐月攀升成為國際第一名高度感染區,找到一個阻止的辦法。

氣候條件和先天優勢也會間接影響吧…我想…」強納森思考這個問題。

原本基因值就有反應性關節炎,對於大批過敏體質的人,就比較容易感應到病毒散播的存在。更何況,生活環境空氣品質太好了,對於臨時的污染源肯定沒有抵抗能力,就算是強韌生命力的基因細胞辨識能抑制作用,無症狀中也會轉送出去。病毒一直突變,實在無法掌控,醫學科學有限也難以追上腳步,光是人傳人就夠驚人的了…姊夫可以感受到我是如何忍受這段期間的慾火焚身嗎?!哎…口罩還是要加減戴著…服個洋篸潤肺顧氣吧~」強納森打了一個大哈欠,到底是洩慾後的疲累,還是餓到、工作累到想睡,強納森也不再介意帥哥醜態百出,馬克才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
呵呵哈哈…你不是守身如玉的處子嗎?!怕感染怕得要命,下次來我介紹尤物補償你…」麥克開起玩笑說。

哎啊…免了免了!我可是無福消受吶!雖然說是一名型男醫師,可是我還是很有原則的。嘴巴可以甜言蜜語,胸肌能為美人敞開,但我的一生只為了那一瞬間入眼吸睛的未來老婆呢!唉……太難了!」強納森宣洩難以言喻的情緒,為愛走天涯的幽默感。

哈哈哈……你這傢伙……」麥克解了一身的疲勞,和強納森笑話中對談嚴肅卻生活化的現實話題,疫情確實也燒出人與人之間的社交距離,更何況是情侶、夫妻間的親密互動呢!

別嘲笑我了!我想…冰凍層下的原始病毒株還是要消滅掉,畢竟那是可疑的來源。那個麻煩就夠學長頭大了,我實在幫不上忙…雖然佛摩國疫情有減緩趨勢,對那病毒的RNA還是抓不準。雖然有醫學團隊研發出藥物來控制,但還是要一段長期抗爭的臨床測反應,這讓我工作室還是無法鬆懈下來。」強納森語重心長地說,認真的一面讓麥克看到帥到爆錶的型男醫師,果然是性格風流的傢伙,連同性都會想欣賞。

    此時,麥克腦海浮出一塊冰石,像是北極熊站在搖晃不穩的板石冰塊上,隨時都有滑落墜海的可能性,可是牠依舊得看透藍海覓食求生,仔細而心思縝密。北極的必要探險,嗖地一箭濕冷貫穿整個實驗室,令人感到溼溺又難以呼吸的窒息……

—待續—

Mike’s Epidemic Diary—(7) 麥克疫情日記

新時代AI來臨The New Era of AI is coming …

  儘管優耐國有研發醫藥昌盛的能力,總是敵不過病毒株的基因突變複製能力。人腦拼不過電腦,或許新型病毒感染流行也需要AI的大進展,才有機會急起直追,藉由演算方法來追上可能的原始碼,進行破解之道。

真是糟糕透頂了!人們在民主的國度習慣了自由,所以個人主義盛行率遠高於團體核心理念,想自主選擇的流行也促成這樁病毒連續爆發趨勢,減緩只是一個錯覺…」麥克擔憂地說。

嗯…大家忍過一陣子之後又鬆懈下來,報復性的旅遊行程安排,連大自然景點都人氣爆滿!現在深山、藍海等祕境場所,都比都市叢林還要擁擠不堪,人潮湧現出來之後,反而有另一波高潮感染風險。普遍認為藉著山林之中的優勢條件下,達到清肺功能,更肆無忌憚地大口呼吸,沒有想到寒冷氣候環境可是病毒母株最適應的來源……」強納森眼眸犀利又篤定地說。

冰凍原的毒母株都還沒搞定,牠的後代子孫就已經適應暖化氣候變遷而蔓延開來,聯想在一起就感到無力…光是空飄出來的袍子,就足以改變伊萊星球的感染人數,增加不適者淘汰率,連醫學科學家們,都有了三心兩意的時候…」麥克疲憊地拿下眼鏡,繼續說道。

抗謬尼國和優耐國意見開始分歧,對於醫學研究上的合作也開始分裂勢力,大家都急於找到破解的醫藥,顯得有點諜對諜的隱喻。」麥克覺得人性也開始突變了,這是最難掌控的問題,因為無法測知的,正是人類無限的想像空間,這比病毒單純感染更為可怕。

……這星球似乎有點失控的現象……我還看到舊影片在探討外星人入侵研究密碼,說不定真的是外來的病毒母株,還真需要外星人的幫助呢!」強納森半開玩笑的說。

    視訊兩方都感覺得出疲累不堪的氛圍,雖然無奈之餘依舊不忘初衷做下去,為人類福祉而不斷努力抗疫,盡力為國家經濟止血。優耐國也漸漸接受口罩措施防護的事實,在公開場合為了活命也乖乖的配合遮鼻口,不過仍然有少部份的人堅持自己的身體由自己扛健康,不需要將自身權益交由政府來保管。

網路醫生服務區域性的群眾,本來就是個趨勢,雖然沒有實體診所或醫院讓醫師病患同時面對面的看診,但是可以養成人們日日記錄健康檢測的指數,有效提升自我管理之責,醫生也能藉由數位回報的數據,來參考評斷家庭成員們的康健與否。若是有異常數據顯示,再特別關照安排專科檢測追蹤,醫院也不會人潮擁擠,造成害怕被感染的風險。AI的進程優化發展,勢必成為未來整個伊萊星球努力的共識目標。更何況,病毒藥物的投遞,都還需要這門技術提供網路快速服務呢!」強納森津津樂道,這和他休閒放鬆時,愛玩PSA-6很有關,虛擬的場景似乎也衍伸到現實世界中了。現在要大亂鬥的不是武打場面的明星,而是層層病毒突變所製造的解碼關卡,毒母株才是被視為狙擊的終極目標。

人類的頭腦還是拼不過AI技術,但願如你所說的吧!我也只不過覓得捷徑,在南北兩極分化下,分頭行動找尋可以停止這一切厄運的關鍵點。冰原組的AI機器人也正在開發,實驗嘗試幾度冷凝下還能正常運作,海底地心的熔漿世界也是未知領域的一塊黑洞,真的是學無止境啊!」麥克抱著頭撥弄著捲髮,多頭思緒並進的團體賽,有點兒刺激他想要改變現狀的馬力,直往前衝的抄捷徑。

優耐國的疫情擴大,像無影無蹤的生化武器真的很可怕!我想…應該是大陸型氣候及內陸地區無法散去,病毒袍子凝聚繁衍力量增強了許多。佛摩國有海洋環繞島嶼,有阻礙的濕氣,病毒袍子承載濕度過高,活力似乎顯得不足,暫時的防護網能阻斷空飄病毒。可是,慢慢門戶大開的飛機載運著未發病感染旅客,藉由飛機的恆溫隔離,又成功地變成病毒的加速器安全落地。只要一開放飛行旅程,又被病毒袍子鑽進漏洞引進國門,實在是很難鎖國自居,政治家們也不確知,究竟該如何處理這不斷扯後腿的小人吶!」強納森脫了外衣,逐漸熱了起來。

現在還是沒能有個十全十美的辦法,大家束手無策之外,就只能放慢腳步的觀察時事動向了。從來都沒有這麼疲累不堪過,我看是造訪北極前,該回家先看看妻小團聚一下…我也出來太久了!一時半刻,醫療級研究配備無法齊全,在守候進度時間只有添加漫長等待的不耐,還不如暫時拋開一切,重新歸零整理思緒。」麥克越想就越容易陷入兩難境地,雖然清楚明白該走的方向,卻又不是單一方面就能完成的事,所有的跡象顯示,都只能團體合作的感覺來進行。

是啊!姊夫還是不要一股腦地栽進毒株世界,飛禽流感病毒的現實問題都還解決不了,說不定先改變人類抗疫的、抗體基因改造計畫,還比較有可能呢!至於如何疫苗注射後,沒有副作用的演變影響,時間賽事從未停歇。」強納森赤裸著上身,拿起健身環準備運動了,這陣子壓力實在太大了,只能宅在工作室練練六塊腹肌,利用空檔等著實驗檢測報告回傳。

好吧!不打擾你了…我也整理整理這千頭萬緒,再回家享受家庭溫暖,增強一點動力來源…呵呵!你確定那個玩具能消耗熱量嗎?!」麥克結束視訊對話前,不忘嘲笑一下學弟。

…嗯……學長你來!有膽你來挑戰!這晉級賽累死我了,不過會很好睡上一覺。練練腹肌防禦能力,很有成就感,打敗惡魔的痛快,猶如病毒株的替身!哈哈哈…」強納森在玩笑中結束與麥克的對話。

    麥克總覺得人生的暫停鍵,被按了好幾下,因為這病毒感染在優耐國從未止息,政治家和民眾有意見分歧的觀點,不管站在哪一邊陣線,疫情都未曾蕭條過,讓政治家們無力負擔醫療保健的推動計劃,也讓百姓們更信心動搖,失去對國家向心力。正逢國家領導人的競選時期,大家都眼睜睜地看著,誰才有能力引領全球進入未來的AI新時代來臨呢。。。

—待續—

The End of Free-Reading…

Others (其他/免費):

One comment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